笔下读 > 架空历史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四十六章、烈焰焚城
灭鼠是一项传统技术,早在数千年前人类文明中就出现了,最早的老鼠药都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
  
  《山海经。西山经》中记载“皋涂之山”上“有白石焉,其名曰舉,可以毒鼠。有草焉,其状如藥茇,其叶如葵而赤背,名曰无条,可以毒鼠”。
  
  最初是利用植物毒素,或者是矿物毒素,发展到19世纪已经是五花八门,各不相同的老鼠药多达上百种。
  
  “黑死病”的威名太盛,接到维也纳政府的照会后,欧洲各国政府在迷迷糊糊中表示了支持。
  
  乱七八糟的灭鼠药,一船又一船往小亚细亚半岛送。各种奇葩用法,搞得执行灭鼠工作的奥地利军队内心崩溃。更新最快电脑端::/
  
  欧洲世界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各国纷纷派出医学专家,前来实地查看。
  
  当然,这种热点新闻永远少不了记者。参观了俄军营地的惨状后,各种怀疑都荡然无存。
  
  反土同盟再怎么玩儿,也不可能拿几万士兵的生命来演苦肉计,“黑死病”的名头算上坐实了。
  
  黑死病在欧洲肆掠的几百年时间里,也是分阶段、地域爆发的,一直持续到18世纪。
  
  1347年至1353年最厉害,从西西里岛开始,然后意大利、奥地利、法兰西、英格兰、中欧、北欧……
  
  后面1629年到1631年的意大利瘟疫、1665年到1666年的伦敦大瘟疫、1679年的维也纳大瘟疫、1720年到1722年的马赛大瘟疫,以及1771年的莫斯科瘟疫。
  
  虽然被认为是黑死病,但仍然有所区别。究竟是瘟疫病毒发生变异,还是新的病毒,到现在都是未解之谜。
  
  近东地区的瘟疫,才刚刚开始发力,就已经爆发了惊人的杀伤力,归结到其中也很正常。
  
  ……
  
  自从瘟疫在军队中蔓延后,作为最高指挥官的伊万诺夫元帅,心情就没有好过。别人可以找借口溜号回国,就是他不能跑。
  
  军方老大也不好当,除了拿得出手的战功外,还必须要有令众人信服的人品。
  
  保守的伊万诺夫元帅,无疑是一名合格的军人。收到瘟疫爆发的消息过后,就那马不停蹄的从圣彼得堡赶了过来,承担起了最高指挥官的责任。
  
  伊万诺夫关心的问:“奥地利人承诺的药品,送过来了没有?”
  
  为了这批药品,他可是豁出去了。在圣彼得堡还和政府的高层大吵了一架,主要目的就是不让沙皇政府过手。
  
  雁过拔毛,这是沙皇政府的老毛病。
  
  亚历山大二世时期靠着铁血手段,还能够震慑住官僚;到了亚历山大三世时期,施政理念变得缓和起来,官僚们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本来药品数量就不足,再让国内那帮家伙扒一层皮,到手的就更少了。
  
  这些药品都是市场上的紧俏货,被克扣一部分也就算了,万一碰到一个胆大包天的直接给调换了,那就要出人命了。
  
  对国内官僚们的节操,伊万诺夫元帅从来都不抱有任何信心。
  
  厄兹居尔中将回答道:“只收到五千三百一十八支,剩下的最快也要等下个星期,才能够到货。”
  
  听到这个答案,伊万诺夫元帅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现在病倒的俄军士兵,都超过五万人,药剂不过十分之一。给谁用,不给谁用,这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给国内发电,让政府想办法采购,没有药品是要大事的!”
  
  现在伊万诺夫最后悔的就是回国参加庆功宴,以至于浪费了最佳反应时间。
  
  理论上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作为战胜国,俄军随时都可以撤回去,可惜现实不允许。
  
  不说俄奥之间达成的交易,关键是现在感染的士兵人数那么多,要是这个时候回去,岂不是把本土也给连累了?
  
  况且,留在小亚细亚半岛还可以向盟友求助,一旦回国那就不用指望了。
  
  即便是有援助的药品,也会被国内的权贵瓜分一空,根本就轮不到这些真正需要的普通士兵。
  
  厄兹居尔中将提醒道:“元帅,这恐怕很难做到。这些药品都是实验室生产的,一直都是供不应求。
  
  就算是政府肯花钱去买,也只能从黑市上用高价收购一小部分,还是无法满足需求。”
  
  ……
  
  安卡拉,从俄军撤离开始,这座城市就完全荒废掉了。
  
  作为疫情的诞生地,这里成为了灭鼠工作的重中之重,奥地利飞艇部队已经从天上往下投放了数十吨灭鼠药。
  
  昔日的反土同盟联军指挥部,现在变成防疫工作指挥部。阿尔布雷希特这个灭亡奥斯曼帝国的总指挥,变成了灭鼠总指挥。
  
  这是必然的结果,士兵们都在半岛上,要是高层军官跑了路,军心也就散了。
  
  阿尔布雷希特:“现在的灭鼠效率太低了,现在是冬天老鼠贮存了足够的食物,出来活动频率不高。
  
  为了在冬天结束前,最大限度的消灭老鼠,我们必须要采用更加积极的措施。
  
  谁也不知道奥斯曼人准备了多少养鼠地下室,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派士兵入城搜索,我提议直接采用燃油焚城。”
  
  反对自然是不可能的。现在这些地方都是奥地利的领土,为了防治疫情,阿尔布雷希特要烧自家的城市,大家自然不会有意见。
  
  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可能还会非常感动,以为奥地利做出了莫大的牺牲。
  
  毕竟焚烧的城市,都是自家的产业。就算是战争中有所破坏,可是大体框架还是好的,修修补补又满血复活了。
  
  阿尔布雷希特是知情者,早早就清楚维也纳政府的近东开发计划中,不包括旧城修复计划。
  
  要么重新选择地区建新城,要么进行大规模改建,反正最后都会面目全非,再加一把火也无伤大雅。
  
  俄军元帅伊万诺夫:“阁下的提议非常好,俄罗斯帝国愿意提供二十万吨火油。”
  
  英国代表谢乐尔·艾伯利:“不列颠愿意提供三十万吨火油,用来消除隐患。”
  
  ……
  
  这不是一家一国的事情,为了自身的安全,欧洲各国这次难得的没有互相拆台。无论能力大小,大家或多或少都出了一份力。
  
  各国提供的燃油不少,不过那都是理论上的数值,什么时候能够到位,还是要看官僚们的节操。
  
  作为东道主,奥地利不得不承担起责任。幸好电力已经在国内的大部分城市普及,要不然民众们连灯油都买不到了。
  
  自从防疫指挥部做出烈火焚烧病源的决定后,奥地利就开始缺油了。
  
  没有办法,奥地利确实有很多石油,可问题是都埋在地底下,一时半会儿根本就不可能挖出来。
  
  仅靠罗马尼亚地区那几个油田提供的产能,根本就不能满足奥地利的需求。
  
  从五年前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奥地利都是世界第一石油进口大国。
  
  费利克斯首相:“政府已经尽力了,国内能够筹集到的燃油,都送到了近东地区。
  
  国际上现货也被我们扫荡一空,连带着国际燃油价格都大幅度上涨。
  
  不过这仍然是杯水车薪,欧洲各国承诺提供的燃油不少,可惜他们的效率太低了。
  
  等他们的物资到位,估计都快到夏天了,近东地区的疫情不容许拖延。”
  
  犹豫了片刻功夫后,弗朗茨缓缓说道:“那就动用我们的战略储备,先把安卡拉这个源头给消灭掉。”
  
  如果换个时间点,弗朗茨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国家战略储备油的。
  
  时至今日,石油已经是奥地利的一种重要能源。第二次工业革命中兴起的内燃机产业,就是全靠油来带。
  
  没有足够的石油供应,奥地利在第二次革命中建立起来的产业优势,直接会葬送掉一半。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随着国际局势的缓和,欧洲大陆一时半会儿是不会爆发战争的。
  
  尤其是在吞并奥斯曼帝国后,奥地利的战略安全已经得到了保障,政府可以放心大胆的开发中东石油。
  
  只需要再撑过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后面中东地区的石油被开采了出来,就再也不用为油不够用而担心。
  
  ……
  
  安卡拉,成为了第一座被烈火焚烧的城市。滚滚浓烟升起,无尽的罪恶在烈焰中化为灰烬。
  
  这只是一个开始,凡是发生大规模疫情的地区,附近的城市都成为被净化目标。
  
  整个1884年,防疫总指挥部的工作都是放火和投放老鼠药。截止到疫情结束,先后有二十三座城市被烈火洗礼。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79867/
看过《神圣罗马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