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汉秀之雄风 > 第二十四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刘秀出城后两手作揖道:“不知御史大人专程从长安远道而来所谓何事,难道陛下有什么旨意吗?”
  这名侍御史拿出圣旨宣读,此刻刘秀一行人跪拜接旨,武信侯接旨:“朕闻武信侯在河北成功消灭了王郎势力,而且还招抚了大部分河北郡县,朕甚为喜出望外,为了朝廷表示嘉奖,特此册封为萧王,既然河北招抚工作已经完成了,王郎政权也荡平了,那就请武信侯率领有功的将领入朝廷封,即刻班师回朝,钦此!”
  刘秀面对这个选择心中也很忐忑,考虑到刘玄本来就对自己有所忌惮,班师回朝后会不会像大哥那样无故被害,只说了一句话:“这件事情来的很突然,请御史大人容我把这边的事情都安排好,我们便一同启程去长安如何?”侍御史就这样回到旅馆等消息去了。
  刘秀看着这名侍御史远去的背影,心中的想法更是忐忑不安,只身一人来走进温明殿内不停的徘徊不定,正在为是否离开河北始终纠结不安,就在这个时候护军朱祐来到温明殿,单膝跪地两手作揖道:“刘将军,您有日角之相,是做皇帝的面貌,此乃天命归。”
  刘秀听到这句话不但没有高兴反而大怒道:“身为护军,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竟敢揣测上司的想法,来人啊,召刺奸将军前来。”
  当朱祐听到刺奸将军这四个字,便立刻退出温明殿,因为刺奸将军祭遵被封为专为纠察的军市令,而且还秉公执法,从不念及上下级关系,只要有人触犯军规一律严惩不贷,正当刘秀苦思冥想之时,耿弇却来了,并且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耿弇同样当即单膝跪地,两手作揖道:“现如今更始皇帝已经不得民心了,他们君臣之间放荡不羁,没有丝毫的自身约束,更始皇帝任由他的岳父赵萌肆意妄为,滥用职权,他不但没有去制止这种行为,反而认得他们的性子胡来,还有那些更始将领在京機放纵士兵们烧杀抢掠,掳掠财物,劫掠妇女,现在天下的老百姓觉得更始政权还不如新莽政权。”
  “更始皇帝军纪治理不好的事,自从成为天下之主后朝政日渐腐败,这是其一,还有山东和河北地区有赤眉,铜马,青犊等众多而散乱的农民起义军,他们加起来足足要百万之众,更始皇帝根本没有这个能力消灭,说句讽刺的话,更始政权快不行了,这是其二。”
  刘秀听完此话后沉默不语,耿弇接着又说:“刘将军曾经在昆阳以少数人马战胜王寻,王邑率领着42万新莽大军,现如今刘将军据河北之地,我们只需要向天下发布一纸檄文,就可以以正义讨伐各路起义军,天下豪杰壮士必定纷纷响应,到时候收复四海之内也不是不可能的。
  “请刘将军以天下社稷为己任,万万不可让江山被其他姓氏得了,刚才从长安来的那名侍御史要求您把兵回朝,这肯定是更始皇帝和佞臣的主意,您千万不要听他的,否则那些死去的将士们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寒心的,我们一定要把这些失去的东西全部补回来,我愿往幽州等郡再发一些精锐骑兵过来。”
  这时刘秀微微笑道:“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胆识,佩服!佩服!”然后把这番话慎重的考虑了片刻,正要发表自己的观点时,那名侍御史却来了,拱手道:“武信侯若是把事情都安排好了话,那我们就赶快启程去长安吧,陛下还等着封赏众将士呢。”
  刘秀却说:“本将军是应该回去,,可是赤眉,铜马,青犊等这些还没有彻底屈服我更始政权的流寇,严重威胁到江山社稷安危,霍去病曾抒发胸怀壮志,“匈奴未灭,何以为家”这样的话,既然来到了那些流寇经常活动的地区,就要完全消灭他们,本将军才好意思回京复命,同样也是为了陛下的江山社稷着想。”
  这名侍御史听着那是聚精会神,可是自己的任务是把人带到长安,转念考虑到,本御史是奉命前来宣读圣旨的,先前陛下并没有交代过假如刘秀拒绝回长安的话,应该采取何种方案,侍御史得到这样的回复也没有反驳,默默的离开了河北境内。
  就这样刘秀以河北未平拒绝班师回朝,从此刻开始刘秀看起来名义上还是为更始政权效力,实际上正式与更始政权分裂,从而开始了自己的奋斗发展之路。
  恰在这个时候来了两个人让刘秀更加如虎添翼,一个是在郡县工作的坚镡(字,子伋)他是颖川郡襄城县人氏(今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听说在河北招抚的刘秀仁爱而大度,决定前往河北欲要投之。
  另一名则是南阳郡冠军县人氏(今河南省邓州市张村镇冠军村)他是一个习武之人,名叫杜茂(字,诸公)常叹空有一身武功却无处施展,当听说刘秀正在河北召集人才,高兴不已道:“真是怀才不遇啊!我杜茂也有用武之地了。”
  于是经过打听来到河北邯郸,刘秀见此二人来投奔心情非常高兴,看坚镡要在郡县工作的经验,肯定精通一些文书,但是他也有一身武功,就让他担任主薄一职。
  杜茂则主动请缨要与其中一名将领切磋武艺,经过双方允许后一场pk下来竟然不分上下,刘秀观看过后连连拍手称赞道:“好功夫,好功夫。”就让他担任中坚将军一职。(注:坚镡和杜茂是不认识的,这次只不过是碰巧而已)
  接下来坚镡和杜茂商议团队当中,时值傍晚,刘秀让老同学邓禹前来温明殿洽谈下一步计划,便对他说:“本将军想派伯昭(耿弇)前去幽州等郡发兵,可是本将军又担心他一个人去恐怕不行,毕竟现在的郡县官员都已经换成更始政权的人了。”
  邓禹说:“我平日数次与子颜(吴汉)交谈,发现此人不仅有勇鸷(zhi)而且还有几分智谋,可以说与其他诸位将军不分上下,刘将军可以派子颜和伯昭前去。”
  刘秀听完此番建议后变让邓禹回去休息了,自己好冷静下来考虑一下两个人的优点与缺点,耿弇这个人年龄虽小,武艺上来说也不是个善茬,而且对幽州等郡还是比较熟悉的,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的父亲耿况是上谷郡太守,虽然现在被无故撤职了,说话还是有一定的份量。
  至于吴汉这个人,虽然平日里也不怎么爱说话,但是脾气比较暴躁,若是派他出去办事情的话,别人把他逼急了很容易鲁莽,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确实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又考虑到立场不同,缺点就会变成优点。
  考虑了片刻后觉得有所道理,次日早晨就把耿弇和吴汉叫到自己的营帐内,并且授予他们两个人大将军之职,随即耿弇去上谷,渔阳二郡调兵,吴汉则去幽州调兵。
  耿弇来到上谷太守府时,现任太守韦顺拒不给兵,心想这上谷郡太守本是我父亲的职位,却无故被撤职,心中为父亲打抱不平的想法瞬间激起,立刻拔出佩刀当场就把韦顺被杀了,身边的幕僚以及上谷郡的将士们惶恐不已。
  转念又想,前任耿太守当职期间体贴下属,而且对自己都很不错,再一个就是,耿公子人缘也很不错,纷纷异口同声的说要归附,耿弇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就把兵收了回来。
  转而又去了渔阳郡,现任太守蔡充见耿弇来了,说要调兵,蔡充爱搭不理的说:“你也不看看当今太守是谁,竟敢来我的地盘上调兵,你以为你是谁呀,天王老子吗?”耿弇见蔡充如此蛮横无理,气不打一处来,当场又把蔡充给斩杀了,所有渔阳郡的步兵和骑兵也都收服了。
  当吴汉来到幽州牧守府的时候,很有礼貌的说要调一些精兵有急用,却遭到现任牧守苗曾的强烈反对,并且无奈的说:“吴将军,不是本牧守给你调兵,没有朝廷的旨意,本牧守可不敢冒杀头的风险擅自给你调兵,本牧守实在没有办法,吴将军应该能体会到下属的难处吧!”
  吴汉这个人脾气本来就不太好,听到这句话尤为愤怒,趁其不备拔出佩刀当即刺穿苗曾的胸膛,在场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傻了眼,惊恐之中说了一句:“吴汉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害朝廷命官,真是肆意妄为。”吴汉一边说快快调兵,一边用手中的佩刀威慑众人,在这种武力威慑下,那些驻兵也只好顺从了吴汉的意思。
  周边的其他郡县官员听到这个消息后无震恐自危,更不敢与其对抗,纷纷望风而归,吴汉带领着所得到骑兵与步兵准备回去,却在途中和耿弇相遇了,然后两个人各自带领着两千人跃马扬鞭直奔邯郸而去,就这样耿吴二人都是以杀害更始政权的地方行政长官而获得的将士。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1265/
看过《汉秀之雄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