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迁途记 > 第十四章:赵太守厚礼官兵薄分百姓

  “起来,起来……”
  城东的百姓在官兵的叫喊之下都从睡着的凉地板上坐着。有的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到的还是熟悉的面孔,只是官兵人数比之前的少了很多。
  “将军昨晚分众百姓到此,可知何意?”
  一个有点学识的百姓好奇的问道“难道我们已经到达发配之地?”
  “正是,众百姓一会喝一碗热粥,一会到郊外进行分田划地。”
  此时百姓沸腾了起来,终于要有安生之所了。
  来的途中被绑在一起的百姓更是开心,因为分田的时候能分到一快做邻居。
  “钱兄,你绑来的时候是做什么为生的?”
  “我承祖业开当铺的,积聚那天我没有去,也对迁他处不感兴趣,但是我家当铺开在大槐树圈内,正在打算盘对账之时,官兵到我家把我兄弟二人都绑着,开始我以为是兄弟二人开当铺遭官府嫉妒,抓了我兄弟二人杀人框财。我与兄长被绑在人群里被分散,到大槐树下看到众百姓都被绑着,农、商、秀才通通有,开始以为是屠城,但是大明洪武以仁道治国,又知道法不责众,就明白我兄弟二人被可能带着被发配了。这块玉佩是去世的父亲在我兄弟二人出生时各给一块,玉佩上面的生肖是根据兄弟二人出生的生肖雕刻的,家中原有姐妹二人,姐姐已嫁为他姓之妻,而妹妹还在待字闺中,被绑时就不关心此事,他日相见,只能报父亲在世时留下的算术绝技。”
  “钱兄今后还能凭此物与兄长相认,我又以何物与家亲相认呀。”说着,这个年迈四十的老伯与他的妻子的默默的用手上的袖子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哦,吴老伯及吴婶之前是做啥的?”钱吉安尊称他为吴老伯是看到他胡子花白才出这样称谓,但是吴老伯这样叫钱吉安实际已经把他当自家兄弟了。
  “我夫妻二人本是洪洞城外的菜农,种菜为生成熟之时卖给收购商人。”
  钱吉安立刻好奇的追问道“那你跟吴婶为啥被一起绑来的,难道官兵上你家强行绑走?”
  “不是你想的这番现象,若是官兵到我家上绑,我还可以带走些可兑换的财务,多分点给我那为出嫁的女儿,但是今日这样我怕他哥哥几人独霸财产,引家门不幸呀。”刚说完吴婶便哭出了声。
  吴老伯接着说“种的白菜,上门收购的商人倒是知生意之道,不敢起码诈骗,所以我们一家子种的白菜都卖给了他。家里面粮食富余,夫妻二人就养了几只鸡,繁殖数量增多也吃不完,变卖换些布匹,收购活鸡的商人阴险狡诈,所以不把鸡卖给他,我们自己徒步二十里到街市上卖,哪知卖了经过大槐树看人出奇的多,又有强壮男丁争先报名又得银两,就多围观了回,哪知这一看,就看到这宿州城来了。哎早知如此也不贪这出脚之利呀。”
  “既来之则安之,吴老伯也不要过于悲伤,今后若有回归之日,既能认祖,也能有两处安生之所,岂不美哉。”
  “我与妻子都年迈四十,都是半身即将入土之人,这个年龄若再不能生一儿半女,谁给我们夫妻二人养老呀……”
  “吴老伯不用担心,四十多岁依然可以老来得子。”
  “我也希望天赐恩德,给我再添一儿半女,老朽死也有人送葬守孝了。”
  “吴老伯,不必担心,会有的。”
  说完厨师带着他的徒弟们拿着轮车推着三大锅粥,粥的香味老远就随风飘来,大家饥饿的肚子咕咕响,而灵敏的鼻子能吻到,这锅里的粥是加了白菜跟腊肉末的。
  “众相亲,不远千里而来,到宿州城管辖内安家”立根,喝了这碗粥,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这是宿州太守,他手高举着碗说了这些,然后把这碗粥喝得干干净净,把碗轻轻的放在木盆里面。这时粥还没有发到众百姓手里,百姓边排队边赞同他的说法,毕竟认同他的说法还有粥喝,反对或者倒彩,大伙都这样还可以捞点好处,若是没有人跟着倒彩,粥可能就变成牢里面顿顿干饼盐水汤了。民以食为天,此时谁都不可能跟专政机关装蒜。人群中一个人大声叫好,众百姓也跟着连声叫好。赵太守也是够意思,叫厨房多放了几碗米,所以今早的粥管够,平民百姓都至少喝了两碗,有的喝了三碗。
  官兵的粥是赵太守单独交代厨房另外做的,粥是纯的,但是咸菜,配菜众多,每官兵都有一个鸡蛋饼,官兵们对这种事习以为常。毕竟,
  战乱时期出生入死,而天下已定下来了,搞点特殊已经习以为常了,官兵们也不浪费这些特殊的待遇。
  喝完粥以后赵太守的家仆又从扛着一箱重重的镖箱往官兵的堆里走去。赵太守打开镖箱按照官兵的身份给他们发了二到五两的碎银子。
  “谢赵太守盛情款待,我等兄弟以后除了将军任听赵太守差遣。”
  “官兵兄弟长途跋涉,一路辛苦,今天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多多关照才是。”
  “一定一定……”
  刚分完银子,又有家仆拿来上等布匹给每个官兵按照等级均分给他们。
  此时年轻力壮的男子,正在准备考秀才教书的童生,把这事看在眼里。巴不得明天就找领军的混个步兵当当,准备考秀才的男子看着自己穿着寒酸的破裳,心里顿生了弃笔从戎的想法。
  站在人堆里未出嫁的姑娘,心中也想做个官夫人。而抱着女婴的夫妻,把不得女儿快快长大,让她们嫁一个官爷,自己在百姓中也不受欺负。而且串门子也有头有脸。
  大多数百姓一开始有这种想法,明知道这是靠权势得到的东西,但是权势是个好东西,做为普通的百姓,谁不想拥有呢?
  正在这种沉思中,家仆又带来麻布分发给百姓。
  “乡亲们,大家千里而来,必定需安家落户,有物遮羞。望百姓不嫌本官家里收入单薄,往众百姓收下。”
  “不要白不要,不能做衣服也能当御寒的辈子,虽然现在还只是到了夏天的时节,但是冬天寒冷的时候肯定有用。”
  百姓拿着手里的麻布,嫉妒之心自然生在心头,这跟坚定了他们跟官兵打交道的心。
  说完,赵瑞牵来几匹马,给自己留了匹,剩下的分给了几位带头官兵。
  马夫把鞭子递给了骑在马背上的官爷,然后鞠了个躬就回到马圈里取了些草放在盆里,让马把草吃完,再喂了些糟糠,不到一刻钟,马也吃完这少量的草和糟糠。
  “众百姓跟随我到城南分地。”
  得了一点恩惠的就卖乖的百姓就大呼“好……”
  其他百姓听了也大呼好。
  赵瑞拿起皮鞭“驾……”一声然后马往城南走去,骑马的官兵跟着他从后面走,其次是百姓,后面还有步兵哪着长矛在后面紧跟着。不过这回士兵不用拿长矛头指着百姓往前走了,稍微慢点,他都跟不上百姓的步伐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1122/
看过《迁途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