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迁途记 > 第一章:朱元璋有意迁都,刘基谋略拒绝

  此小说献于六百年前迁移的八百八十一姓家族。历史永垂不朽。
  明1372年春,作为帝国统治者朱元璋在俯视自己打下的万里山河,成王败寇,做王不过如此。
  然而涌上心头的是想到自己十五岁时饿死的险无葬身之地的爹娘。遂决定在当初安葬爹娘的地方修皇陵。
  作为普天之下的统治者要想修皇陵只需一言既出就能办到,可是要在短时间内就修好皇陵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及财力。
  物力财力天下都是朕的拨款就行可以忽略不计,可是朕也知道凤阳没有这么多劳力呀,当初就是因为天灾爹娘才被饿死,因为没有粮食朕才去当和尚乞讨,因为元王朝懒政迂腐还遭陷害朕才弃裟而反的,现在那哪有什么人嘛。为此他在第二天退朝之后召见了开国第一谋臣刘基。
  “朕已令御膳房备爱卿喜欢吃的菜了,一会爱卿就别推辞在此用膳了”
  “臣遵旨!”刘基在说出这三字之前就知道皇上肯定有要事商议。
  “你等切完茶后现行退下到午时到御膳房送膳到此便是”
  “奴婢领旨。”宫女们应到。
  “爱卿可知朕传你何事”朱元璋说着右手抓着自己的胡须上下微动。
  “臣昨晚夜观星象时,见轩辕十四星西南角有一星忽由暗转亮,莫非圣上要商议之事与此稀奇之像有关?”刘基迷惑的问道以此同时双手作揖等待朱元璋解他观星之惑。
  “哈哈哈,爱卿果然神机妙算呀!”朱元璋说着右手再次抓住他的胡须会意的点了点头眼睛里露着欣赏的神情。
  “皇上神明吾等不敢固步自封,还请皇上明示。”刘基再次作揖求解心中之惑。
  “爱卿可否陪朕到后花园散散心待用膳之后再商议此事。”
  “臣领旨!”刘基感觉到朱元璋要说的这件事与自己没有太多瓜葛,但是与帝王建设肯定有很大的关系。而他作为臣子也只能遵从圣意。
  “备轿。”
  “皇上有旨,备轿后花园。”门外的太监传话给轿夫。
  由于刘基的轿夫不能进宫内,而朱元璋只有一顶轿子,作为开国功臣加上言官之首不能让刘基走路陪行,勉为其难让他挤一挤。平时坐朱元璋身边的有他的孙子朱允炆或其他孙子孙女。今天只有四个桥夫,还好天气不热,不然以平时中午的现象,轿夫们抬到御花园就得先避开帝王找凉水喝。
  刚进御花园,色彩鲜艳的牡丹花,扑鼻而来的菊花,被风吹出簌簌的的响声的那是傲竹。假山上白鸟搭窝,人工湖里万物畅游,分不清是鱼是蛙是虫是虾。
  翻过一座假山后是不能大面积种植的只能盆栽的异地植被,到这里朱元璋在前东找西瞧刘基在后细看一些花之后紧跟着他的脚步。
  “爱卿可知此为何花?”朱元璋刁难问着刘基。因为这盆花是夏季开的,单看树叶是很难分辨的。
  “名花冠满开不败,呼羽鸣声已醉人。羽遇细雨崖下避,它逢甘露云中升。”说着刘基挥舞着右手像枝芽生长一样往头顶上伸。
  “爱卿不亏为我大明第一谋士呀,即懂战争谋略,又知诗文歌赋。”朱元璋也知道刘基的才能让其作为言官之首也是无可厚非,现在如果他解决了朕之心意赏赐是应该的。他作为言官的首领,在这个位置上嘛,自然在其位就得谋其事啦。
  “从皇上给臣此花的暗示,臣大概对此次皇上召臣谋的事略知一二了。”刘基半猜半疑的说。
  “哦,爱卿倒是说说。”朱元璋不信刘基能那么快猜到。
  “臣只是猜测,如有错词望皇上赎罪”刘基先按照伴君如伴虎的谨慎跟朱元璋打了个“免死金牌”。
  “但说无妨,恕爱卿畅谈无罪。”
  “臣昨晚夜观星象轩辕十四星西南角有一星忽由暗转亮但轩辕星处未曾变暗,说明此事与皇上的家事有关,今有幸得皇上带参御花园,皇上问臣此花花名,略知皇上思念故土亲故,莫非皇上要修建祖陵。”刘基像犯错一样低头说出此话。
  “曾有伯乐识千里马而马日行千里,今有伯温知朕心必解朕万日之急呀!”
  “来人,传御膳房话,备与朕的膳食送到御花园酒上苏州小瓶,朕要与爱卿伯温一醉方休。”朱元璋说着随即挥手打发太监传话。
  “圣上有旨,圣上今日午食改为御花园酒上苏州小瓶........”说着,此话像是回音在不远处回荡,越飘越远。
  “爱卿入座便是。”
  “谢主隆恩”说着刘基先礼让朱元璋朝东坐,朱元璋示意刘基朝南坐。在等待膳食的时候君臣二人有说有笑,谈到宋濂对太子朱标的教育,君臣二人都是赞不绝口,当然谈继承皇权这个问题还为之尚早。不到一刻钟,朱元璋清点的菜都到齐了。
  “皇上提倡节俭,终是一代明君呀!”刘基看着那碗白菜豆腐汤说道。
  “朕在灭元开国之前也与众爱卿们说过喜欢食此物在备军粮时也叫炊事兵多备此粮。”
  “臣知道此物随求欲得,所以皇上多备也是...”
  “非也”朱元璋打断刘基的话接着说
  “乞讨为生时,要非得此物,朕早就上黄泉见我早逝父皇母后,哪有今大明洪武朱元璋。”
  “哦,此菜令皇上历历在目,可否把此事与臣分享。”
  “爱卿当真想知道”
  “臣洗耳恭听。”
  “哎,朕虽披袈裟为僧,但终日不能在寺庙里分食香火钱,且前元乱世造就生灵涂炭饿殍广野哪来那么多香火钱就为僧多粥少。在万般无奈下方丈准许一部分僧人到外乞讨,以朕当时的代辈只能下山乞讨。在朕为期三年的乞讨之路上唯一历历在目的就是这碗汤。”
  “难道此汤曾保住皇上龙体?”
  “正是。”朱元璋肯定的回答了之后接着说。
  “那天黄昏十分,我走到一大户人家,看到主人家外围墙用石灰涂抹而成,墙上并无半点裂迹,门外灯笼灯高挂,整村就此户人家可见灯下身影,里屋有马夫给马喂草,马匹群从马圈发出嘶叫的声音在外音色辨。”
  “门里栓有高头马,而且还是很多匹,想必是大户人家,而此汤是主人家施舍的。”
  “并非如此。”在朱元璋边说脑中浮现了当年流街乞讨的画面。
  此时的朱重八左手拿着一个土粗烧的碗,碗的里外漆都掉得所剩无几,唯有几个可见的漆斑点。右手先扶了一下主人家门前的柳树腰,然后息喘了几口气,用所剩的几分力气敲了主人家的门栓。
  “咚,咚咚咚咚...”
  “此时男主人也在家院子树下纳凉,敲门的第一声因为没太注意也没听见,倒是后面那四声连敲倒是听得很认真。”
  “快开门,难道我舅爷去世了,前几天才听说他卧病在床。”
  “是,老爷!”管家也匆匆忙忙的放下手里的活计跑去拿门捎,打开门一看是个陌生的乞丐。管家先皱眉看了朱重八一眼然后给东家回了句话
  “老爷,不是舅爷家的人来报丧,是个要饭的乞丐。”
  “呵,这时男主人扯过丫鬟的扇子自己拿着扇胸口向门口走来一看究竟。”此时的朱元璋以为这个富贵人家会向以前一样施舍一两个馒头给他或者调一碗稀米粥,又或许说家里存粮糊不上口然后赶他走。
  主人家看了一眼朱重八然后惊讶的说了句“哎呦,还是个和尚呀。”
  此时的朱重八早已没有力气回应他的惊讶低声回了句“哎!”
  主人家一想到他刚才报丧似的敲门声,扇扇子的频率由两下变成了六下然后带着拷打型的语气对朱重八说
  “我说和尚,你不好好在寺庙念经,跑我这来干啥,还学给我报丧,是不是盼我早死。”
  朱重八此时解释到
  “施主误会了,我本放牛娃一个,爹娘因天灾早逝,地主家也因人祸经营不善把牛卖了我无牛可放,遂在寺庙里当扫地僧,而寺庙僧多粥少香火欠旺所以才出来乞食为生。
  “望施主大恩..”
  “哎呦,我怎么说你呢。你爹娘生你,你克死他们,到地主家把牛放没了,到寺庙把香火吃衰了,到我家乞讨你不得把我讨穷了。”
  朱重八懂主人家此语是不施此恩还造此孽遂不在继续向他家讨要了。只是饿了喘气发出粗狂的鼻声然后旁边离主人家第五个台阶大概有十五、六米的地方坐下休息,打算今晚就暂且挨饿睡下吧。
  主人家也关上宅门懒得管他。以为他休息一会离去便是。
  主人家男主人继续吃他的甜果继续享受人工造风。
  一个时辰后,管家告诉男主人朱重八还没走,在门外的那个块草地上睡着了。
  女主人也在旁边嗑瓜子,听到这件事后问男主人你为啥不施舍几个馒头给他,让他离开此处便是。
  “哪个乞丐来乞讨我都会给,就是他我不给。”
  “为啥?”女主人吐了口中的瓜子壳疑惑的问了他,以为自己的丈夫以前跟这个乞丐有仇。
  “因为他诅咒我舅早点死。”男主人不情愿的吐出这句。
  “嘿,一个臭要饭的,还想逆天了不成。”女主人说着从躺椅上跳了起来两手插在腰间瞬间做出河东狮吼的样式。
  “小丫鬟”
  “在”主人家最小的丫鬟站了出来。
  “把我们家的两条犬牵出门外,给这位下咒者点教训。”
  “是”说着小丫鬟连忙去把那两只看家犬牵到门口,左手拉着两条犬绳,右手食指指着朱重八。
  “旺财,富贵,咬...”说时迟那时快,当他放下犬绳的那一刻,两只犬瞬间冲到朱重八的旁边,两只都是咬了他的左小腿。
  “啊...”朱重八在反应过来之后迅速双手护着自己的后脑勺,人成侧立卧卷缩状。
  愤怒的朱重八怒气似乎烧燃了自己的眼珠,瞪大眼睛“孽畜休想取我性命”。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两只犬蹲坐在那里,像是请罪的眼神,一直看朱重八许久。朱重八也起来正襟危坐,等着这两条犬,然后顺手捡起旁边的一块石头向犬砸去,说来也巧,刚好砸在大那只犬的前脚掌上。
  小丫鬟见状遂呼了一句“旺财,富贵,回...”然后两只家犬像逃了命似的往自己的狗窝跑去。
  朱重八借此时机迅速像没有被咬过似的向东边跑去。
  他跑到一个平顶感觉无力,再加上饥饿于是昏了过去。
  晨光刺醒了朱重八的眼,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一位接近六十来岁的老者在拿一种刚揉碎的绿色药汁放在他腿上,感觉小腿附近的肌肉都是疼痛的。
  “你醒了。”那位老者注意力没有集中看他醒来的事情上继续为他换药。
  “我以为你熬不过昨晚了呢!”说着老者嬉笑了一下又低眯着眼最后又恢复原先的常态继续包扎。
  “感谢前辈不计我乞讨之命出手相救。”
  “你一定还饿着把,我一会把带的干粮再配些野白菜给你食用。”老者没有直接应答他的客套话,而是先解决朱重八“职业病”常饶的问题。
  “好吧。”朱重八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心怀感激之恩看着眼前这位快年迈六十的老者。
  老者束发里已明显可见数数颗白发,胡须长到胸脯而半白,额头上的皱纹不像是年衰的特征,更像是智慧的烙印。眼睛小而而迷人,观人时细致而慎思。身着蓑衣,草帽则放在篮筐里,身材被蓑衣遮挡了看不出来是完美还是廋小。脚着一双茅草鞋,看脚上的老茧,他应该是在下雨的时候不穿草鞋把他放在篮筐里。
  正在朱重八打量之际老者用镰刀砍了颗叉枝树递给他。
  “用他应该可以走动吧,我带你去我搭建的住所。”老者把叉棍子递在了朱重八左手中,然后搀扶着他的右手扶他站起来。
  然后老者左手把自己的物品摆放至篮筐里拿起左手拿起镰刀带着朱重八向旁边的小山林里走去。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老者带朱重八到了一个简搭的屋子里。屋里除了一个火塘一张用粽叶铺出来的床铺其其它都是照里面的光或流进里面的空气。
  “你先躺在那张床上休息,待我附件挖几颗野菜来熬汤。”说着老者拿着把挖药的铲子向屋外走去。
  “好的。”
  朱重八躺在粽叶床上,心里想我当初怎么没想到做个猎人呢。做猎人至少不用上街挨家挨户的乞讨,也不用担心主人家放狗撵人呢。、
  虽然打猎死亡的风险更大,但是因为为食猎肉而死,总比被元消减土地而亡的药好吧。
  想到这两年要饭的越来越多,产粮食的不但不多,反而拦路抢粮食的会越来越多。
  还没太多领悟时老者就带着一筐野菜回来,菜品是一样的,其实就是一种菜。
  老者扒开捂火的那颗柴。碳灰里出现了两三个木炭。老者也是就用细芽枝把火碳变成火苗,也是老者把锅吊在三角铁丝上。
  老者把野菜根去了,然后把野菜菜根丢在外面林地里,然后把菜叶和要的菜根洗了一遍。
  然后老者往锅里放了点油汤,然后倒进冷水。在水快沸腾之前把野菜放锅里然后待水开了把自制的豆腐丸子绕圈分别丢进锅里面。
  老者思索一会后又出去了,他回来时拿着四五片似荷叶状的叶子,然后用颗细棍子熟练的一串连,一个绿色环保的树叶碗就这样诞生了。
  老者往树碗里多加了豆腐丸子,野菜一人分了一半,然后往那个树碗里放了适量的盐递给了朱重八。
  “老朽由于外出时日算至今日,只剩这点盘缠了。”老者很带有歉意的对朱重八说。
  “谢前辈救命之恩,他日这天灾人祸烽火硝烟过去了定当回报前辈。”朱重八边狼吞虎咽的吃着答谢着老者。
  “哈哈哈,老朽有生之年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老者边说着把他碗里的汤喝得干净。
  “此屋是我半月来时所盖,屋子周围有好多野菜,一会我教你识别之后可在此食了充饥。”
  “多谢前辈。”朱重八再次谢过老者之后又说
  “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老朽祖辈世代铃医,在当今这种事态下,地位还不及你行乞”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老者回答到“....”
  “皇上可知此人是谁?”刘基听了朱元璋的亲身经历之后立即问道。
  “朕不知道,难道爱卿知道恩人之名?”朱元璋连忙回问道。
  “臣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湖北蕲春县李氏一家。”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1122/
看过《迁途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