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 异界王者在地球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六响
    方一鸣没有阻止张哲宁,也没有废话,小心翼翼的将抽屉里那支自制手枪拿出来,将弹匣压了六颗子弹进去。
  
      并非他不够义气,而是他信任张哲宁,而且知道张哲宁一旦做决定的事儿,旁人根本无法改变。
  
      他偶尔的时候,会回想起第一次见张哲宁的场景,那个时候,他还是身上顶者璀璨光环的方少,他第一眼看到出生普通的张哲宁,就觉得这个人身上有股子不同寻常的味道。
  
      但那个时候,他始终带着点俯视和欣赏的意味去对待张哲宁,可是造化弄人,现在两人虽然称兄道弟平起平坐,但张哲宁俨然成了他的主心骨,凡碰见大事儿,都得张哲宁来拿主意。
  
      方一鸣一点也没觉得憋屈。反而觉得这种感觉无比踏实。
  
      这种自制手枪做工特别拙劣,有个很俗套的名字叫做六响,只要打完六颗子弹,这枪就报废了,算是一次性的物件。
  
      “一颗子弹就够了。”张哲宁笑着道。
  
      方一鸣楞了楞,随即也笑了,又把五颗子弹弹出来,只留下一颗在弹匣里,然后差劲枪托,递给张哲宁。
  
      张哲宁接过枪在手里掂了掂,然后随手插进后腰,一句话也没有说,很淡然的就走了出去。
  
      方一鸣看着张哲宁的背影,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感觉脑子乱哄哄的,就只有一个念头:你他妈一定要活着回来!
  
      张哲宁出门以后,给胡大佛打了个电话,约他在东门上一家普通的茶楼包厢见面。
  
      胡大佛早料到张哲宁会找他,所以即使当时他正在一个妖精肚皮上耸动着他白胖的肥肉,也是很不情愿的中断,穿好衣服,打了几个电话之后朝着茶楼的方向赶去。
  
      张哲宁选的那间茶楼里胡大佛的住处很近,胡大佛连车都不用开,几步路就到了。
  
      张哲宁赶到的时候,胡大佛已经在包厢里等他了,并没有世外高人风轻云淡的那种架势,而是很小心谨慎的安排了五个保镖站在他身后。
  
      胡大佛是铁公鸡,一毛钱都不会吃亏,很少请人吃饭,对他的性命也看得比较重。
  
      传闻胡大佛有一回喝醉了,在夜宵城喝粥醒酒,结账的时候,晕晕乎乎的他竟然一眼就看出账单不对劲,多出了五毛钱。
  
      然后他就跟服务员理论,服务员不认识胡大佛,根本不买对方面子,来这里喝粥醒酒的,都是喝了一场甚至两三场酒的人,平日里别说多几毛钱,就算多几百也没人会计较。
  
      况且退钱的过程很麻烦,得重新打一遍单子,服务员就说这次就算了,下次来一块儿算。
  
      胡大佛当然不干了,就晃着膀子和对方理论起来,推推搡搡的就动了手,可是他一身肥肉中看不中用,被服务生态一推就倒在地上,加上酒劲儿。一下就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迷迷糊糊的醒来,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昨天亏了五毛钱,然后当天晚上,带着大队人马把那家粥城给砸了,然后拿回了属于自己的那五毛钱。
  
      这就是胡大佛,所以面对几百万利润。他有怎能轻易想让?
  
      再说了,东郊那个年轻人虽然风头正劲,不过也只是个地痞流氓而已,他胡大佛根本不怵,要玩儿狠的,他胡大佛奉陪就行。
  
      “兄弟。坐。”胡大佛招呼着张哲宁坐下,为了省钱,点的是最便宜的素茶。
  
      张哲宁坐在胡大佛对面,直接开门见山,“胡大哥能不能给兄弟留条活路?”
  
      胡大佛温和一笑,“我没说不跟你留活路啊?这个工程开工以后。我会拿出一百万的工程分包给你。”
  
      张哲宁摇了摇头,“几百万的利润,对你来说,就是九牛一毛,不过对于我来说,可能就是我的命根子,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
  
      胡大佛继续温和的笑道,“我胡大佛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从来不会主动请人吃饭,我抽的烟也是七块钱一包的红塔山,穿的衣服是地摊上几十块钱一件的。”
  
      胡大佛没有直接回答张哲宁的问题。但是他说的这番话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真就没得商量了?”张哲宁语气平静。
  
      胡大佛笑眯眯的摇了摇头,“我可以为你破个例,大不了请你喝顿酒,我来买单,当然,消费必须控制在五百块钱以内。”
  
      张哲宁缓缓站起身,“你不给我留口饭吃,就不怕我饿极了,把你吞掉?”
  
      胡大佛哈哈大笑,“我敢打赌,你的胃口和饭量一定没我的大。”
  
      说完之后,他身后的几名保镖有意无意的超前迈了一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瞪着张哲宁。
  
      张哲宁冷笑一声,然后毫无征兆的抓起桌上一个烟灰缸就朝离他最近的一个保镖头上砸去。
  
      那保镖下意识的举起手准备格挡,只是这一下太过突然,而且速度奇快无比,一下就狠狠砸在他天灵盖上,玻璃制成的烟灰缸顿时碎成渣子。那保镖脑袋上血流如注。
  
      张哲宁没给他喘息的机会,狠狠一脚踹中对方小腹,直接把对方蹬得倒飞出去,然后啪一声摔倒在地,身子弓成虾米状,内脏搅成了一堆。无比痛苦。
  
      剩下几名保镖猛扑上来。
  
      胡大佛为人特别抠门儿,但是在自己安全上还算是大方,请来的保镖都不是寻常货色。
  
      他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他期待着那个算不上强壮的身板被几个保镖碾压成死狗一样的德行。
  
      然而,他的笑容很快凝固,继而错愕。接着惊讶,最后目瞪口呆!
  
      这个算不上强壮的乡巴佬,身上竟然蕴含着一股子惊人的力量和狠劲儿,一招一式毫不拖泥带水,带着一股拼命的架势,竟然硬生生的在一分钟之内把他这几名大价钱雇来的保镖全部放倒在地。
  
      张哲宁伸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渍,然后扭过头,冷冷的看着胡大佛。
  
      这就是他的底牌!
  
      张哲宁虽然已经明白,在这个时空的这个世界,武力并不是最后决胜的法宝,但也不可或缺。
  
      所以他每天无论多忙,都会抽出时间跑步。强化内力,一年多下来,不说突飞猛进,但若是十来个普通人还不放在话下。
  
      这几个保镖都是练家子,张哲宁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最终还是将其全部放倒。
  
      “如果我少一根毫毛,你一定回后悔!”胡大佛开始有些怕了,他本来就不是胆大的人。
  
      张哲宁面无表情,“胡大佛,我再问一次,这事儿没得商量了吗?”
  
      胡大佛心里很害怕,但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好,很好。”
  
      张哲宁缓缓从后腰掏出那把自制手枪,将枪口对准胡大佛。
  
      胡大佛吓的浑身颤抖,“张哲宁,你要是敢开枪,警察立刻就会过来,你也活不了。”
  
      张哲宁轻轻摇头,做了个让胡大佛匪夷所思的事儿。
  
      他突然调转枪口,将枪口对准自己,然后把枪递到胡大佛手里,把头顶上去,“胡大佛,你不给我留口饭吃,我迟早得饿死,所以早死晚死都一样,现在枪在你手里,你要么一枪打碎我的脑袋让我死心,要么就不要抢我的食物!”
  
      胡大佛颤栗着拿着手枪,他当然不敢开枪了,而是咽了一口唾沫,道,“你他妈别以为我傻,我开枪打死你,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哦,是吗?”
  
      张哲宁突然出手如电,将枪从对方手里夺了过来,然后一只手抓着胡大佛的后脖颈,将他摁在桌上,另一只手拿着手枪,将枪管塞进胡大佛的嘴里一通乱搅。
  
      胡大佛的牙齿掉落了几颗,鲜血瞬间就沿着嘴角流淌下来。痛苦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胡大佛,这把枪的做工很粗糙,听人说卡壳的几率是百分之三十,我枪里只有一颗子弹,现在我扣动三次扳机,如果三次都卡壳。这件事我再也不提。”
  
      啪!
  
      说完之后,张哲宁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却是金属碰撞的声音,枪卡壳了。
  
      胡大佛嘴里含着枪管,发出呜呜的声音,裤裆已经湿了一大片。
  
      啪!
  
      张哲宁再次扣动扳机,同样还是卡壳,看来胡大佛今天运气特别好。
  
      张哲宁将枪管从胡大佛的嘴里拔出来,然后一只手掐着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枪顶在他的脑门上,“胡大佛,第三枪。这一枪要是响了,我和你一起同归于尽,要是打不响,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过问这事儿。”
  
      “停!”
  
      胡大佛满脸都是眼泪和鼻涕,他的胆子一向很小,哪里经得起这般恐吓,枪顶在脑门上,性命可比金钱珍贵多了,这个粗浅的道理他还是挺明白的。
  
      “一人一半行不行!”胡大佛裤裆全湿透了,但在这个关头还不忘讨价还价。
  
      张哲宁缓缓摇了摇头,然后将食指搭在扳机上,就准备扣下去。
  
      “住手!”
  
      胡大佛哭喊着,“我认栽了,我放弃中标,但是有个条件!”
  
      胡大佛不愧是铁公鸡,生死关头还不忘提条件。
  
      张哲宁面目阴冷,其实内心却哭笑不得,心想这人还真是个奇葩。
  
      胡大佛哆嗦着嘴唇道,“我要是放弃中标,我的五十万保证金就得没收,这个损失你得负责,至少要承担一半。”
  
      张哲宁笑了,把枪管从胡大佛的脑门上移开,然后对着天花板,轻轻扣动扳机。
  
      嘭!
  
      这一次枪没有再卡壳,一股青烟自枪口冒起,天花板上多了一处弹孔。
  
      胡大佛汗如雨下,张哲宁则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22387/
看过《异界王者在地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