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未分类 > 陈情之偷心贼 > :景仪视角一

  番外:景仪视角一
  两年前:大家好,我是蓝景仪,我本来以为是个最受欢迎的人,可是在姑苏蓝氏,却有一个人不喜欢我,那就是我的父亲,蓝湛。没错就是这个常年面瘫,十分帅气武力超群的人,他不喜欢我,原因是什么,我也曾经想过,是不是我过于的活泼,为此我也曾努力过,可是,貌似效果并不好就是了
  这个想一直持续到我十四岁的时候,现在就让大家看看吧!这一天,我十分费力的把三只兔子给抱在怀里,这些兔子都是我父亲养的,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想法,才养这些兔子的。
  明明总是面无表情的,却喜欢兔子,一点也不符合就是了,但是,有时候,他又很高兴他这个想的,因为在自己只要是抱着兔子,父亲罚自己就会让自己少抄几遍的家规。
  大家对这点可是很羡慕自己的,很多人都效仿自己做这样的,可是,一点用都没有,这一天我故技重施,可是,还没等父亲来看到,就被我的哥哥,思追给抓住了。
  我这个哥哥,那可是温文尔雅,学习能力超级厉害,但是有时候,他就是太爱管着自己了,可是没办法,谁让他是哥哥的,我只能是听他的话了。
  绝对不会是因为,他总是帮自己背黑锅,抄家规的原因,这一点可以保证,十分真实。
  “你怎么又到这里来了,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事情了啊!”思追,这一过来,就看见他抱着几只兔子蹲在哪里。
  每次都是因为犯错了,才来喂兔子,真的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气鼓鼓的看着他。
  “好了,别来这套,说说吧!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揉了揉他手里的兔子。
  “知我者,我哥也,其实这次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去藏书阁的时候,发现了一副父亲的画像”,说完马上就站了起来。
  比着三个手指说道:“真的,我这次什么也没敢,就是把画拿了出来,给父亲看了看而已,然后他就叫我出去,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了”,说完无比委屈的,摸了摸兔子,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样。
  看得思追是哭笑不得,“好了,应该是没有事的,要是有事,早就让你留在那里抄家规了,怎么会让你出来呢!”
  “这话真的有道理,不过,那副画真的像父亲,就是不知道是谁画的,画像上还给父亲带了朵花呢!十分好看”,说不定是有谁送给父亲的,他想着。
  随后就觉得自己绝对是想多了,谁敢送这样的画像给父亲,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不想活了差不多。
  “像父亲吗?”思追想起,似乎以前自己在藏书阁好像也发现过这样的画像,但是,当时自己害怕被误以为是自己画的,就又给塞回去了。
  “好了,我们不想这个了,有小兔子在父亲应该是不会罚我的”,说起话来自信满满。
  “因为兔子,说不定是因为你像爹吧!”思追想起姑姑曾经说过的话。
  她说,景仪性格更像爹,说不定,父亲对他如此宽容都是因为这性格像爹的原因呢!
  “爹,哥,你怎么又提起这个事情来了”。听到这个我挺不舒服的,前几年,因为问爹的事情,哥哥可是被打了二十棍的,打的皮开肉绽的。
  那时候还笑着对自己说,我知道了真相了,父亲和爹是相爱的,那时候他就挺无语的,就算是为了知道这些,也没必要去问父亲吧!
  明明平时想问都很害怕,却偏偏在十六岁的时候,去问这个事情,这不还被打了一顿,对于他来说,早就去世的爹,自然是没有一直陪在身边的哥哥亲了。
  何况,又不是只有这个一个办法,不过,从哪以后,哥哥倒是像放下心里的负担一般,笑容也变得格外的灿烂了。
  这一点还是不错的,他很喜欢。
  “好了,我不提了,我们吃饭去吧!”思追看他似乎不相信自己的样子,也不多说了。
  “要不要吃兔子肉啊!”说着还举了举自己手里的兔子。
  这下可好,原本的三只兔子,一下全部跑了,不过,这也正常。谁让他说要吃兔子肉的。
  “走了,吃兔子,到时候,我怕父亲让你和兔子一起睡啊!”思追笑着说。
  听见哥哥说的,景仪那是一刻也不愿意在这里待着了,因为他和哥哥就曾经被和兔子关在一起过,原因是我们把兔子的毛给削掉了。
  那时候说什么验证一下,这剑是不是削铁如泥,真的弄铁,又怕弄坏了,刚好看见有兔子,就下手了,结果被父亲知道,直接就把我们和兔子一起关起来了,幸亏笼子够大,不然,又挤又难受。
  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还是不想去回想。
  “呵呵”,看他那样,思追也只能是自己快步的跟过去。
  作者:沐子冥灵
  
  出处:bilibili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11043/
看过《陈情之偷心贼》的书友还喜欢